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手机访问 您好,欢迎来到深圳仁爱医院妇产科诊疗中心! 门诊时间(无假日医院)8:00-22:00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科 > 分享 > 分娩经历 > 我痛苦的分娩经历
预约中心 center

自助预约(保障隐私)

*姓名:

*电话:

病情描述:

怀孕时间段 Pregnant time
孕早期
孕中期
孕晚期
推荐文章 recommended

生孩子前,我在被人眼中就如同红楼梦…[详情]

热点文章 Hot article

我痛苦的分娩经历

来源:深圳仁爱医院  更新时间:2010-06-29 16:34:12  阅读量:

导语

11号,见红了,大喜着,妈妈和婆婆都说明天就要生了,很快地把待产包拿出来又检查了一遍,再**地洗了个澡,早早地睡觉了,蓄积能量准备生产。可是一晚上也没疼,白天去上班,小疼了几下,同事说我疼的部位可能是阑尾,把我吓了个够,要是生产前得了阑尾炎

  11号,见红了,大喜着,妈妈和婆婆都说明天就要生了,很快地把待产包拿出来又检查了一遍,再**地洗了个澡,早早地睡觉了,蓄积能量准备生产。可是一晚上也没疼,白天去上班,小疼了几下,同事说我疼的部位可能是阑尾,把我吓了个够,要是生产前得了阑尾炎那还了得,赶紧跑到医院去看,还好不是,这才放下心来。晚上散步时疼的次数多了,可是和书上所描述的阵痛有区别,那么厉害,也没那么有规律。

13号,继续去上班,办公室没什么事,突然想要照相,说不定明天就生了,赶紧留个影。
正好是阳光明媚,办公区内的草坪绿油油的,我穿得红艳艳的,办公室的好姐妺咔嚓咔嚓,还真的给我照了一组非常有创意的漂亮的照片。肚子还是一阵一阵地小疼着,规律,这样一直到了14号的晚上,半夜睡着突然就疼醒了,地想要上厕所,特意看了表,12点整。
老公酣睡着,叫醒他。我坐在马桶上,双手撑着马桶盖,一阵疼过去,再等着下一阵疼的到来。坐累了,回到床上,疼了,就紧紧地抓住老公的胳膊,因为事先跟老公讲过很多次,从开始疼到生少也得时十多个小时,他也不多说话,就凭我抓着他,轻轻拍着我的背。外面下起了雨,噼啪地敲打着窗户。妈妈和婆婆在对面房间睡着,全然不知这边我的肚子已经发作了。
终于到了天亮,找车班要了部车,送到医院。奇怪,进了医院,肚子又没那么疼了,夜间的五分钟一次慢慢地变成了十分钟一次。黄大夫检查,子宫口竟然一点没开,她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话:老想上厕所,是不是枕后位呀?当时我并在意这句话,也去问枕后位有什么影响,只是一再地说要自己生。既然宫口没开,那就继续等吧,从书上学习的经验,站位能加快产程,我开始爬楼,抱着一个大抱枕,一楼到五楼,下了上,上了下,关在四楼铁门里的精神病人们像看怪物似地看着我。
下午索性走到外面,虽然偶尔还飘着细雨,空气倒是清新得很,我和老公在门诊楼旁的水泥路上,一路小跑,来来回回,老公计时,我已经是几分钟疼一次,持续一分钟了。五点半上楼,黄大夫要下班了,她说让住院部的童医生帮我检查一下,看宫口开了多少。那个检查的过程,太难受了,黄大夫按住我的腿,大声地说要配合,可是我还是疼得在床上扭成一团。难受也罢,检查结果竟然和早上一模一样,还是一点没开,也就是说还没进入产程,我辛苦地疼了**一夜,都是白搭啊,我还以为今天就能生了呢。失望归失望,疼还得继续疼。医生们商议着说我这样子不行,得睡觉后才有力气生宝宝,打一针安定吧,让我睡一觉,安定也能软化宫颈,促进宫口开大。
检查过后,肚子疼得更厉害,腰也非常酸,我已经办法下地走了。躺在床上,疼时,双手抓紧床头的铁管,那床的质量差得不行,咯吱咯吱直响,我真担心它会散架。看着我疼得难受,老公叫值班的童医生快快给我注射安定,让我能睡下来。可医生一直到九点才来打针,打过针后,我心里放松了,这疼该有所缓解了吧,终于能睡一觉了。没曾想到的是,打过针后,我非但能睡觉,反而是疼得愈加厉害了,已经中断,肚子持续地疼着,老公想帮我抚摸缓解一下都不行,碰也不能碰,腰酸得断了似的,要老公双拳撑在腰下才感觉我还活着,他稍微松懈一下,我就觉得我在往地狱里掉,哭着求他别松开。这样到了十二点,童医生来检查,照样是非常难受的一个过程,就连结果也照样是非常地令人失望,只开了一指,她说我可能是先天性的子宫收缩无力,不然不会疼得这么厉害却开得这么慢,但是还是要再等等看。
我近乎绝望地又回到了那种令人崩溃的疼痛中,不仅身体,连同心里也是一样地难受。
我学习了上百例的分娩过程,一例是我这样的,为什么我就要经历这样的苦痛呢?肚子继续一阵接一阵地紧疼着,腰继续断了似地酸着,老公继续用尽全身力气来撑着我的腰,我还得保存体力不能叫喊。三点,童医生又来检查了,这次,她索性叫我直接进了产房,说是给我人工破水,这样宫口能开得快些。
虽然产房就在对面,可我却觉得走过去的路程是那么遥远,我就像一个几近瘫痪的病人,每迈一步,都要重重地倚靠着老公。进了产房,那高高的产床,我怎么也爬不上去,腿软得像两根面条,使不上力气,还是童医生和老公两人把我给架了上去。具体的过程我已经记不清了,只感觉有东西使劲地往里伸,我疼得身子从左侧扭到右侧,又从右侧扭到左侧,突然有一股暖流从下面喷出,知道是破了羊水。还没完,医生还得检查宫口,她又把手伸进去,在里面抠来抠去的,说是还只开了两指,而且是胎儿是枕后位。我依然不知这个枕后位是什么意思,只是失望着,原以为至少开了五六指,或都已经全开的了,竟然还是两指!我还得忍受多久,才能生出宝宝啊?
回到病房,又有一大股暖暖的羊水涌出,我真担心羊水会流光了让胎儿缺氧。再躺到床上,还是照样疼着,老公用手撑在我的腰下,我捏紧拳头忍住不出声,感觉时间过得可真慢啊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。终于天慢慢地亮了,这一夜总算过去了,可是我的疼痛却还到尽头。医生又来检查了,我期待着她能说出“可以进产房了”之类的话,然而她说:“还只开了五指,是枕后位,可能没法自然顺产。”仿佛晴天霹雳,我一直坚持自然生产的信念在这一瞬间訇然倒塌,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我无法想像再疼**等到宫口全开之后,由于胎位不正我无法生产或者是需要用产钳等助产技术时,我会是怎样的心情,所以,我放弃。我开始大叫“我不生了,我要剖腹产。”(后来老公说他听到我叫喊,流泪了,他说我是疼得受不了了,而且从怀孕开始的努力到现在所经受的疼痛,就是白费了,结果还是得挨一刀,他心疼得流泪了。)
老公让我再忍忍,等到上班大夫们都来了,手术也能放心一些。可那时,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再等,既然不能自己生了,那现在所承受的一切我一丁点儿也不想要继续。
虽然决定了剖腹产也不是马上就能上手术台打麻药的,还有许多的准备工作要做,签手术同意书,做心电图,验血,备皮,插导尿管,这一切,在疼得不能忍受的我看来,都是那么的缓慢,等待每一个医护人员到来的过程都是那么的漫长。终于可以进手术室了,老公不能再用拳头撑在我的腰下,他松手的那一瞬间,我感觉腰突然就断了,黄大夫在我身边,她要给我动手术,我抓救命草似的抓住她的手,
求她撑起了我的腰。真的要感谢黄大夫,她是个好人,六十多岁的老医生了,对我一点不耐烦,只是不停地抚慰我,要我坚持一会儿打了麻药就好了。
麻药一点点地进入我的身体,麻醉师在肚皮上测试着我的疼痛感,慢慢地肚子感觉不到疼痛,腰也不酸了。轻轻地,有东西在肚子上划过,听到医生说“真的是枕后位”,然后有东西在肚子里掏来掏去,麻醉师和我聊着天,说外面我老公好紧张。很快,听到一阵低低的哭声,我心里一阵激动,是宝宝出来了,他用哭声宣告着他的到来。护士把小宝宝抱过来放到枕边让我亲了一下就抱出去了,可就那轻轻地一下,就让我的眼泪滚涌而出,这就是那个在肚子里和我玩游戏的小宝宝啊,是我日夜期盼来到我们身边的小宝宝,是我将要倾注无数心血的小宝宝,是要给我的生活带来无限生机和快乐的小宝宝,他终于来了。
编辑:admin
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
上一篇:自然分娩经历三个阶段

下一篇:那次难忘的**分娩经历

患者就诊导航 Patient visits navigation